JA Teline V - шаблон joomla Форекс
Chinese (Traditional) Chinese (Simplified)

佛門真的不能算命現神通嗎?請看佛門神通大師佛圖澄

20幾年來總是會有人微言批評說,易學佛堂 不是佛門正道,稱為佛堂在宏揚佛法,卻又在幫信眾看八字,卜卦算命,,,真是破壞佛門戒律,不倫不類的!!!通常我都是一笑致知不放在心上,反正日久見人心,自心清楚明白所作所為,是合於天地真理,是被佛菩薩所認可的,

是善用契機施教善巧法門,以八字易經作為工具,讓信眾清楚了解自己的惡運業力所在,才能使其入心願意來精進功課,修行改運,

後來又拜讀到佛圖澄大師的傳記後,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作為是正確的!
只是效法追隨佛圖澄大師的精神,所以誰再說

佛門弟子不能研習八字易經?請他看佛圖澄大師傳!

佛門弟子不能用神通?請他看佛圖澄大師傳!

這些都是很偏執狹隘的見解心胸,是諸善法皆為佛法!

是不能對其它有助人的學問善法,只是被某些不肖人士誤用,就因咽廢食去否定一個善知識的存在,甚至去污衊如此有智慧的中國命理文化吧!

 

佛圖澄(西元232 ~ 348年),俗姓帛,天竺人(以姓氏論,應是龜茲人)。九歲在烏萇國(北天竺)出家,曾兩度到罽賓(喀什米爾一帶)學法,西域人都認為他是已得道的高僧。師嚴持戒律,勤修佛法,能誦持的經典多達百萬言,善於闡析法義。西晉懷帝永嘉四年(310年)來到洛陽,已是七十九高齡。雖未曾讀過此土儒史,而與諸學士論辯儒典中的文義,剖析其中的疑難,則暗若符契,少有人能勝過師。

師知見超群,學識淵博,並熱心於教化,有天竺、康居之僧如:佛調、須菩提等不萬里,涉過流沙來從師受學,更有此土名德如:釋道安、竺法雅等,也跨越關口,跋涉山川來聽師說法。「梁高僧傳」謂:師門下受業弟子將近萬人,常隨眾有數百人,教學盛況可見。師至洛陽正值永嘉之亂起,時政治、社會動盪不安,師不忍百姓受苦受難,曾為執政者石勒、石虎示現神通,宣說佛法。

師初至中國,本想在洛陽建寺弘揚佛法,但巧遇劉曜攻打洛陽,一時都城混亂不安,建寺的計劃就失敗了。於是,避居草野山澤間,靜觀世局的變化。
當時,劉曜的大將石勒屯兵在葛陂(河南新蔡),專門用殺戮的手段來統治人民,被殺害的沙門很多,百姓更苦不堪言,師慈悲為懷,決定用佛法來度化石勒。於是毅然到石勒的軍營。此時,石勒的大將郭黑略信奉佛教,師即前往他的營帳,郭黑略對師非常恭敬,並從師求受五戒。

不久,郭黑略跟隨石勒到處征戰,師經常為之預測勝負,石勒很感疑惑,就問郭黑略:「看不出你有出眾的謀略,卻能預知每次征戰的吉凶,究竟是什麼緣故?」曰:「將軍威武神勇,連天神也在暗中幫助您,今有一沙門,智慧、謀略超群出眾,稱將軍日後必得天下,而他則是將軍的國師。我最近的許多預測,都是他所說的。」

石勒十分高興地說:「真是天助我矣。」遂召見師,問:「佛教有什麼靈驗?」師知石勒為一介武夫,不懂太深的佛教義理,但可以採取神通的方式來教化,因此就說:「佛法雖然博大精深,但可以用眼前的一些事例來證明。」就取來一個器皿,盛滿水,然後焚香念咒,須臾間,水中即生蓮花,光芒四射,石勒由此而信服。師即趁機勸諫石勒,要以德政統理百姓。當時,有許多人應被殺而獲赦免;有人罹患不治之症,師為作醫治,竟然痊癒。蒙受師恩惠的人不可勝數,而造成一股學佛的風氣。

有一次,石勒因事發怒,欲殺害諸修行人,且要讓師難堪,師就避至郭黑略住處,並告誡弟子們:「若大將軍追問我去哪裡?就說不知道到哪裡去了。」石勒所派的人到處尋找師,但徒勞無功,只得垂頭喪氣地回去稟報石勒,石勒震驚地說:「我對他不懷好意,他就離我而去了。」於是寢食不安,十分想念師,師知石勒已經懺悔,隔天便專程去見石勒。石勒問:「昨晚到哪裡去啦?」師曰:「昨晚你怒氣沖沖,所以暫時迴避,今天你已回心轉意,所以才敢來看你。」石勒尷尬地笑說:「怎麼會呢?你誤會啦!」

石勒稱帝之後,對師更加崇信。當時,石葱想造反篡位,師對石勒說:「今年的葱有蟲,吃了定遭殃,你趕快下令,叫百姓不可食葱。」石勒就詔告全國不要食葱,石葱心裡有數,便悄悄地逃走了。由於師的智慧,免除了一場爭奪的流血戰事。從此,石勒凡遇大事,必先向師請教而後進行,並稱師為「大和尚」。

石虎有一兒子名斌,頗得石勒的寵愛,突然暴病死亡,死了兩天,石勒異想天開地說:「我聽說虢國的太子死了,扁鵲又救活他。大和尚是本國的神人,可趕快去告訴他,他一定能救活石斌。」師就取楊枝念咒,過了片刻,石斌果真坐起來了,不久即痊癒。從此,石勒就把自己的幼子,寄養在寺裡,每年四月八日佛誕節時,一定親自到寺中浴佛,為孩兒發願祈福。

建平四年(333年)四月某一天,天靜無風,而塔上的一個銅鈴卻發出嗡嗡的響聲,師即對大家說:「鈴聲云:『國有大喪,不出今年。』」果然到了七月,石勒就去世了。其子石弘繼位,因石弘年紀很小,石虎就廢除石弘而自立為帝,遷都於鄴城。

石虎對師的崇信較之石勒更甚,曾下詔書曰:「大和尚乃國之大寶,榮爵不加,高祿不受,又如何顯其尊、彰其德呢?從此以後,應該衣以綾錦,乘以雕輦。朝會之日,大和尚升殿時,常侍以下官員,都得扶他下車,太子諸公,都得扶他上殿。當主持者喊大和尚至時,眾大臣必須起立,以顯其尊、彰其德。」

師亦重視戒學,平生「酒不踰齒、過中不食,非戒不履」,並以此教授徒眾;對於古來相傳的戒律,亦復多所考校。道安法師在「比丘大戒序」說:「我之諸師始秦受戒,又之譯人考校者尠,先人所傳相承謂是,至澄和上多所正焉。」但「梁高僧傳」記述師的神通事跡頗多,謂師:志弘大法,善誦神咒,能役使鬼神,徹見千里外事,又能預知吉凶,兼善醫術,能治痼疾等,為大眾所崇拜,以致師的學問和戒行反為神異事跡所掩蓋。

由於師大揚佛法,信佛者很多,所建佛寺共八百九十三間,出家為僧者甚眾,但其中真偽混雜,生出了許多事故,石虎也認為「今沙門甚眾,或有奸宄避役,多非其人」,而下詔書囑中書令「應該辨其真偽,進行料簡。」可見當時佛教雖盛行,然雜亂情形亦自難免。

師的門下,人才輩出,萬人弟子中,以道安法師的成就最大,道安法師又授業予慧遠法師,三代賢聖,締造了佛教史上不朽的光輝。
東晉穆帝永和四年(348年)十二月八日,師示寂於鄴宮寺,世壽一一七歲。師一生雖沒有著作傳世,然持律嚴謹,無欲無求,常以戒律教授徒眾,對於古來相傳的戒律,多有考校,因此對後代影響非常深遠!